鄭欣宜開演唱會,鄭少秋帶兩個妹妹去捧場,不見繼母官晶華

鄭欣宜在35歲生日之后,開啟了新一輪的巡演工作,計劃在香港紅館開演唱會,一連三場,目前已經開了第二場。

鄭欣宜開第一場演唱會時,金牌經紀人陳淑芬和兒子陳家豪等人捧場。

開第二場演唱會時,爸爸鄭少秋,以及同父異母的兩個妹妹,也就是官晶華所生的兩個女兒同時來給鄭欣宜捧場。

鄭少秋非常有心,他此次同時送上了兩個花籃,一個花籃代表他自己,另一個則代表他的現任妻子官晶華,還有他和官晶華的兩個女兒。

鄭少秋的花籃的署名是爸爸。

而官晶華,以及她的兩個女兒的那個花籃署名則寫著阿姨,還有女兒的英文名winnie,cecily。

鄭少秋和winnie,cecily戴著口罩,坐在臺下,全神貫注地看著臺上鄭欣宜的表演。

鄭少秋和左邊的小女兒cecily眼神里全是笑意,還有滿滿的自豪。

大女兒winnie的表情則很是嚴肅,可能不喜歡這種吵鬧的地方,也不太習慣被記者拍照,所以看上去不太開心的樣子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官晶華此次并沒有隨同鄭少秋,以及兩個女兒來參加鄭欣宜的演唱會。

關于鄭欣宜和官晶華的關系,媒體鮮少報道。

鄭欣宜也多是和爸爸鄭少秋互動,偶爾也會有兩個妹妹互動,但幾乎從來都沒有和官晶華互動過。

畢竟官晶華是插足鄭少秋和肥姐婚姻的第三者,無論是她自己,還是鄭欣宜,心里都不可能沒有芥蒂。

肥姐生前接受《魯豫有約》的采訪時,曾坦言,「什麼都可以不計較,只有這件事(官晶華)不能不計較。」

肥姐說,鄭欣宜剛出生兩個月的時候,鄭少秋就向肥姐提出了失婚。

坐月子的時候,肥姐一直在哭,沒坐滿月的時候,她的眼睛都快瞎了,可見當時的她有多麼地痛徹心扉,生無可戀,如果不是鄭欣宜,可能肥姐早就做傻事了。

是的,作為一個正常的女人,幾乎是永遠都無法原諒搶走自己的男人,孩子的爸爸的第三者。

因為是第三者讓自己感受到了痛徹心扉,生無可戀的痛苦,讓自己的孩子沒了爸爸,也失去了一個健全的家庭。

肥姐對官晶華的恨,完全可以理解。

既然肥姐是這樣的心情,那毫無疑問,在肥姐的耳濡目染下,鄭欣宜不可能真的把官晶華當成自己的媽媽。

而官晶華本來就是破壞鄭欣宜父母的第三者,怎麼可能會把鄭欣宜真的視如己出?

兩個人不撕破臉,能夠維持表面的平和,已經是她們對彼此最大的仁慈了,怎麼可能還像真的母女那般親密無間?

這就是為什麼鄭欣宜幾乎從來都沒有和官晶華公開互動過的原因。

不過鄭欣宜已經做得最好的,幾乎無可挑剔的了。

肥姐過世后,鄭欣宜努力和鄭少秋修復父女關系,同時也和兩個同父異母的妹妹處好關系,努力扮演好姐姐的角色。

說實話,一般人還真是沒法像她這麼大度,仁義。

肥姐也就鄭欣宜這麼一個孩子,肥姐可疼鄭欣宜了,完全把她當掌上明珠,鄭欣宜是值得被肥姐這麼疼愛的。

鄭少秋對鄭欣宜也非常照顧和疼愛,他心里對鄭欣宜一直都心存愧疚,所以經常幫鄭欣宜捧場,或帶她出席活動,趁自己還能動的時候,盡量扶持鄭欣宜的事業。

鄭欣宜之所以能這麼大度,仁慈,是因為她在肥姐和鄭少秋那里感受到了足夠多的母愛和父愛。

幸運的人,用童年治愈一生,說的就是鄭欣宜了。

祝鄭欣宜的演唱事業越來越好。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