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兒媳婦不孝我」67歲老人在兒子家養老 「一天哭三場」兒子:我們到底做錯什麼

在家庭中,男人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,除了養家以外,能哄得自己的老婆開心,又能讓母親高興,可謂是成家男人為之奮鬥的目標。

有人說,但凡不融洽的婆媳關係,不光是兩個女人的問題,也與身在其中的男人息息相關。

一個是生養自己,帶大自己的母親,另一個又是朝夕相伴,攜手一生的妻子,都是生命中無法替代的兩個人,偏幫哪一方都不合適。

到頭來,所有的婆媳矛盾,都會回應在男人的身上,這裡面有不作為的,當然也有無計可施的。

很多家庭裡的夫妻關係是十分糟糕的。

我聽不止一個女人說過:「我早就跟男人沒感情了,現在就是為了孩子活著。」

我也不止一次聽當媽媽的女人抱著孩子說:「媽媽都是為了你,要不是為了你,媽媽早就不跟他過了。媽媽就是為了你活著的。」

我不覺得這種女人「母愛」偉大,我只覺得這種女人太悲哀了。我們這一生,為什麼要為了別人活著呢?

他是你的孩子,你愛他。但是,你一定要明白,他早晚有一天會跟你分離,他會有自己的家,會有自己的生活,而你作為母親,對于他的生活只有參與權,沒有決定權。 

父母和子女之間,原本就是漸行漸遠的關係。

如果你不肯接受現實,一定要把自己和兒女綁在一起。那麼你會痛苦,孩子也會痛苦。

所有的婆媳矛盾,最後都會反噬到男人的身上。

郝冰的母親又哭了,撕心裂肺。

郝冰的妻子已經完全失去了跟婆婆理論的想法,只要郝冰的母親哭了,郝冰的妻子就會帶上耳機,在聲音的世界裡把郝冰的母親完全隔離。

郝冰的妻子知道,自己趕不走這個婆婆的。她公公已經去世了,她婆婆又跟蘇大強一樣不敢在死過人的屋子裡住,而郝冰雖然每天都要跟自己的母親大吵三次,但是卻打心眼裡沒想過要拋棄自己的母親。

郝冰的妻子知道婆婆在鬧什麼。她想要在這個家裡當家做主,她想要郝冰和郝冰的妻子都對她言聽計從。她可是長輩,還剛死了丈夫,難道自己的兒子兒媳婦不該把自己「供著」嗎?

可這些話,她婆婆不能說出來,于是她開始不斷地鬧。客廳裡開了空調,郝冰的母親一定要不斷地關掉。她堅定地認為,多吹一會兒空調就會多費一點電。不管郝冰的妻子怎麼跟她普及,空調每啟動一次更費電,如果不是長時間的出門,不用一直關來關去。

可郝冰的母親完全聽不進去,她堅定地認為自己是對的。為了防止婆婆總是關空調,郝冰的妻子把空調的遙控藏了起來。郝冰的母親找不到遙控就開始哭。

郝冰去問妻子:「你為什麼要把遙控藏起來?」

郝冰的妻子理直氣壯地說:「為了省電。你媽一天關20幾次空調,我上個衛生間,她關空調。我做個飯,她又給我關了。我出門拿個快遞,來回不到3分鐘,她來回給我關。我已經跟她說過很多次了,她不聽。

這個空調是我買的,我應該有使用權。別說我把遙控藏起來,就是把空調賣掉,你媽也管不著吧。」

郝冰無言以對。

郝冰和妻子是結婚後一起奮鬥買的房子。家裡所有的東西,都是他和妻子婚後買的。他的母親確實沒有幫過他們一點。他還記得妻子剛生了孩子,他們要還房貸,要給孩子買奶粉,很拮据,妻子想要去上班,讓他母親來帶孩子。

他的母親說:「我身體現在不好了,一直吃著葯,給你們帶不了孩子。結了婚,就得你們自己過,還能指望父母幫你們過日子嗎?」

郝冰的妻子沒有鬧,而是找自己的母親過來帶了三年的孩子。但這次之後,郝冰的妻子就拒絕了跟郝冰再回老家。

郝冰的母親對于兒媳婦的抗議視而不見,只要我兒子孫子回來,你回不回都無所謂。

郝冰想要把母親接過來養老的時候,郝冰的妻子沒有反對。她對郝冰說:「她是你親媽,你孝敬她,我管不著。但是你別要求我,我讓她住,也給她吃喝,但是再好就沒有了。」

郝冰不得不說,妻子做到這樣已經不錯了。

吃飯沒有兩樣過,他母親要讓他買什麼,妻子也沒說過什麼。可就是日常的相處,他母親想要沿襲自己的生活習慣,而郝冰的妻子堅持自己的生活習慣,兩個女人,就因為這些小事,每天都會鬧上幾場。

郝冰的妻子不屑于動手,更不屑于吵架,她只是行動。郝冰的母親關空調,她就把空調的遙控藏起來。郝冰的母親晚上要看自己喜歡的電視,郝冰的妻子就堅持看自己喜歡看的。郝冰想讓自己的母親看手機,他的母親就是一頓哭。

早飯是郝冰的妻子做的,老人要喝粥,郝冰的妻子要喝牛奶。郝冰的妻子只做自己的牛奶,不會幫老人做粥。老人這時候又會哭,郝冰去外邊給她買粥喝,她依舊不能接受。她覺得自己受到了兒媳婦的虐待,還是哭。

這樣的小事積累多了,郝冰的母親越來越委屈,幾乎每天都要哭上三場,別說郝冰的妻子受不了,郝冰也受不了。

他偏向著自己的母親吧。

自己的妻子又沒有做錯什麼。他跟妻子談過一次,想讓妻子早上給自己的母親做粥。他的妻子很硬氣的說:「你想讓你媽喝粥,你要麼去給她買,那麼去給她做。我都不管。但是你別要求我。我晚上加班,早上上班,我沒時間伺候你媽。你別忘了我們還有20年的房貸呢。」

郝冰一句話都不敢再說。

他自己真的沒本事養起這麼一大家子,要是妻子不工作了,他根本無力承擔一家人的生活。妻子為了多掙錢,幾乎每晚加班。

他也確實早上起來給自己的母親熬過幾次粥。結果他媽一邊吃一邊哭。她覺得自己委屈,兒子也委屈。她覺得兒媳婦就是故意給她難堪。

因為她質問兒媳婦為什麼讓她兒子做飯的時候,她兒媳婦說了這樣的話:「你要早上喝粥,就是你兒子起來給你做。然後他順手把全家的飯都做了。我早上能多睡會兒。你要是不喝粥,那我就早上起來泡牛奶,你兒子也不用做飯。」

這件事的結果是,郝冰起來做粥,他母親哭,因為他母親心疼兒子。郝冰不起來做粥,他母親也哭,因為兒媳婦只泡牛奶,她覺得是兒媳婦故意不讓她好好吃飯。

這樣的小事太多了,發展到了最後,郝冰的母親每天都要哭上三場。剛開始郝冰還能壓住脾氣,時間長了,郝冰就開始跟自己的母親吵架:「媽,你到底要怎樣。我這樣做,你也哭。我不這麼做,你也哭。你到底想怎麼樣?我們到底做錯什麼了,在家哭,出去哭,我真的那麼不孝順嗎?」

其實,郝冰的妻子明白,郝冰的母親不是對兒子不滿意,而是對她這個兒媳婦不滿意。她婆婆想要她是個「二十四孝」的兒媳婦。

她的婆婆想讓她起來熬粥,她的婆婆想讓她把空調和電視的遙控都交出來。她婆婆想要兒子去指責兒媳婦的不孝。

可等她婆婆發現她完全左右不了自己的兒媳婦,而她的兒子又不敢管自己的媳婦時,老人所有的委屈都湧了上來。她覺得自己受了兒媳婦太多的委屈。

尤其是當郝冰跟老人說「我只能管我自己孝順你,我管不了別人」時,她的委屈就達到了頂點。

她覺得兒媳婦徹底壓了她一頭,她覺得她拖累了兒子,讓兒子也受了很多委屈。即使,她兒子不覺得那是委屈,可老人就覺得那是委屈,那是兒媳婦的報復。

可真的是兒媳婦的報復嗎?

我可以不對你好,但是你不對我好,就是不孝,就是報復我。因為我老了,因為我是長輩。

其實,這個道理是說不通的。

沒幫過兒媳婦,一定要兒媳婦按照自己的預期孝順自己。如果兒媳婦達不到自己的預期,那麼就是不孝。

這對兒媳婦太不公平。

老人很早就該想好這樣一件事:

如果你打算讓兒媳婦按照自己的預期孝順自己,那麼你就該走好前路。如果你沒有走好前路,那也就要想好,自己老了,可能孝順你的只有兒子,對于兒媳婦,還是別過多要求了。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