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了丈夫的身體!她18年來「都堅持早睡」 今「老公99周歲她45歲」繼子:她是好女孩

楊振寧作為享譽國際的頂尖學者,其研究成果已經足夠讓他萬世流芳。

但對于他的婚姻生活,網友們卻能追著罵好幾條街。

而這一切,都和一個女人息息相關。

有人說她為錢而來,有人說她為利而來。

一直到楊振寧提前寫好的遺囑曝光,真相才得以大白于天下。

楊振寧前妻:「她比孩子們都要更關心我們。」

楊振寧兒子:「她是好女孩。」

翁帆到底如何跟楊振寧走到了一起?她又從楊振寧身上撈到了什麼好處?

就讓我們一起揭開這段被無數人詬病的爺孫戀真相。

一、

翁帆出生于廣東潮州一個非常富裕的家庭,父親是中國旅行社的高級行政管理,從小對她寵愛有加。

父親喜歡中國古典文學,在家裡專門佈置了一個書房安放自己的藏書。

她在這些文學書籍的滋潤下慢慢長大,既有大家閨秀行為處事的落落大方,也有文人墨客的叛逆不羈。

受父親的影響,翁帆也對文學特別感興趣。

但她想接觸除中國文學外更廣闊的世界,于是報考了汕頭大學的外國語言文學系。

上了大學後,她深藏在性格裡的叛逆暴露無遺,非常大膽地將頭髮染成了黃色。

要知道,上世紀90年代染頭髮並不如現在這般尋常,翁帆此舉著實算得上是當時的「朋克少女」。

雖然穿衣打扮特立獨行,她的學習也沒落下,大學四年始終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。

長相靚麗的翁帆自然少不了男同學們的追求,但她一個也看不上,總覺得對方身上差點什麼。

大學畢業後,翁帆的人生軌跡和普通人一樣,先被催著找份工作,再被家裡催著結婚。

她先是做了一段時間的翻譯,又跳槽去了一家高爾夫俱樂部工作。

高爾夫俱樂部裡不乏一些上層名流,多得是家世顯赫的人對她展開追求。

翁帆從小錦衣玉食,對富太太的生活毫無興趣,甚至可以說對這種攀比、虛榮、奢華的生活厭惡至極,因此這些人自然也沒能打動翁帆的芳心。

就這麼挑啊挑,翁帆始終沒有遇到一個合適的人。

28歲在當時已經算是超齡剩女,迫于家庭壓力,翁帆和一個普通的香港職員步入了婚姻的殿堂。

顯然,這個結婚對象並不理想。

無論是長相、家世、還是學歷,二人相差太大,更重要的是,兩個人的精神世界並不同步。

翁帆喜歡學習,喜歡看書,對方卻滿足于當下,關注不到翁帆喜歡的風花雪月。

鑒于種種,翁帆的朋友們都不看好這段婚姻,覺得對方配不上她。

事實證明,沒有得到身邊人祝福的婚姻註定無法長久,這段並不匹配的婚姻僅僅維持了兩年就以分手告終。

社會上復雜的人際關係,以及一段失敗的婚姻,讓翁帆愈發想念單純的校園生活。

2004年,離婚後的她返回象牙塔繼續深造,考取了廣東外語外貿的翻譯系碩士。

也就是這時,她和楊振寧的感情升華成了愛情。

二、

他一生中有13項諾獎級別的研究成果。

他的理論模型和牛頓、麥克斯韋、愛因斯坦並列。

他的弟子們幾乎壟斷了60年的諾貝爾理論物理和粒子物理獎。

他在眾位科學家的合照中,接替上一代的愛因斯坦佔據c位。

他被Nature評選為影響千年的物理學家。

他是當之無愧地「活著的傳奇」。

他就是楊振寧。一個站在金字塔頂端,比肩牛頓等人,卻只被腳下螻蟻們逮著私生活狠批的偉大學者。

可事實上,比起其他著名學者混亂的私生活,他簡直好到了天上。

16歲時,他隨父搬到了昆明,以全國第二的成績入讀西南聯大。

本科、碩士、教員,他在這裡度過了最青春的7年時光。

1944年,國內的硬體已無法滿足他的研究要求,他決定去美國留學。

在等待出國的這段時間裡,他來到西南聯大附中擔任代課老師。

也就是此時,他遇見了那個跟他攜手走過53年的摯愛。

杜致禮是名將杜聿明之後,出落得亭亭玉立、溫婉大氣。

還是中學生的杜致禮就讀于楊振寧代課的班級,並對這個滿腹詩書又幽默風趣的年輕教師產生了極大的興趣。

礙于雙方身份,杜致禮的少女心思只能深埋于胸。

本以為楊振寧去了美國,二人就再無聯絡的可能,但命運好像早就將他們牢牢地綁在了一起。

中學畢業後,杜致禮在父親的安排下來到美國進修。

在美國學習的這段日子裡,她不止一起地期待在下個街角看見那個記憶中的身影。

理智卻告訴她,美國那麼大,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小機率不等于零機率,還真就讓她碰上了。

1949年,杜致禮正在普林斯頓的「茶園餐廳」百無聊賴地等著姍姍來遲的好友。

突然,楊振寧推門而入。

按捺住心中的激動,杜致禮主動上前攀談,並互相交換了聯繫方式。

後來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了,二人不可自拔地墜入愛河,並結為夫妻,相知相伴了53年。

為了丈夫的事業,杜致禮放棄了上升的可能,僅在美國的一家中級學校擔任教師,有大把的空閑時間,將家庭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條。

妻子的犧牲讓楊振寧再無後顧之憂,能將全部精力放在理論物理的研究上。

1955年,錢學森克服萬難回到祖國,而楊振寧依然選擇留在美國繼續鑽研。

為此,不少網友給他扣上了一頂不愛國的帽子,讓他被謾罵至今。

楊振寧研究的是基礎物理不是應用物理,就算回國,能做出來的貢獻也就是幾篇論文,幾個公式而已,對當時急需「肌肉」的中國毫無益處。

而且國內也沒有供他研究的條件,這時候回去實在不是一個好時機。

雖然身在美國,但楊振寧始終有一顆中國心。

他多次在美國的城市裡演講,宣傳自己的國家。

他說服了不少美籍華人科學家回國建設,為中國的科技事業間接貢獻了自己的力量。

他在保釣運動中堅定地聲稱「我國領土不可分割」。

楊振寧深愛著自己的國家,也多次從美國飛到中國參加活動。

1995年,他攜妻子杜致禮參加汕頭的「世界物理學大會」。

在這裡,他和翁帆的故事緩緩拉開帷幕。

三、

此時的翁帆還是汕頭大學的一個普通學生,而楊振寧已是享譽國際的著名學者,和夫人攜手走過近五十年,是一對令人羨慕的神仙眷侶。

因為各方面表現出色,翁帆如願被選為楊振寧的接待員。

在活動過程中,她全程跟著楊振寧夫婦,指引他們參加各項活動。

翁帆的體貼與細緻讓楊振寧夫婦對她頗有好感,杜致禮親切地拉著她的手叮囑道:「好好學習」, 還專門和她交換了聯繫方式。

此後,翁帆與楊振寧夫婦一直保持著書信往來,不管是學術還是生活上遇到的難題,翁帆都會寫信向兩位老人請教。逢年過節,也會為兩位老人送上祝福。

就連杜致禮都曾誇讚過:「她比孩子們都要更關心我們。」

2003年,翁帆剛剛結束了上一段婚姻回學校深造,卻突然得知了杜致禮老人去世的噩耗。

考慮到楊振寧晚年喪妻的心情,翁帆寫了一封長長的信安慰他。

楊振寧一向是個害怕孤獨的人,妻子的驟然離世對他造成了不小打擊。

孩子們早已有了自己的家庭,家裡只剩楊振寧一個人孤零零的。

沒人陪他說話,沒人陪他一起吃早餐......

這樣孤獨的生活終于在收到翁帆的信件後有了小小的安慰。

楊振寧將翁帆當做知心朋友,也寫了一封情感真摯的回信。

在讀研究生過程中,翁帆遇到的學術問題越來越多,碰見拿不準的問題就會朝楊振寧請教一二。

二人的交流日益頻繁,慢慢成了一對「忘年交」,常常會打打電話,說些最近發生的有趣的故事。

2004年,翁帆正在街上和朋友逛街,突然就接到了楊振寧的電話,詢問她正在做什麼。

「我在和朋友一起逛街呢,就是上次給你提起過的那個。」翁帆語氣十分歡快。

看著他們活像是戀愛中查崗的小情侶,朋友打趣道:「你說,楊教授不會喜歡上你了吧!」

聽到這話,翁帆的臉立馬燒得通紅。

她一直將對方視為神聖不可觸碰的偶像,根本不敢往這方面去想。

朋友的一句玩笑點破了她藏在內心深處,連她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小小的奢望。

是了,楊振寧比她之前遇到過的所有人都更合她的意。

他的生理年齡已然不再年輕,可他的學識、智慧、幽默都足夠讓翁帆著迷。

正當翁帆深陷這段「不倫戀」的迷茫中時,楊振寧邀請她一起去廣西旅行。

儘管當時的楊振寧已經82歲,但腿腳依然靈活。

相反,翁帆因為長期不運動和不良的生活規律,總是因為體力不支而落後。

一路上,楊振寧對她照顧頗多,眼見翁帆落後,楊振寧自然而然地伸出手去拉她。

當十指交匯的那一刻,二人的心意不言而明。

一路上二人說說笑笑,楊振寧還時不時的拿她帶有家鄉口音的英語發音打趣。

楊振寧的幽默逗得翁帆笑的合不攏嘴。當聊到人生、文學等話題時,翁帆更是再次折服于他的才華和思想。

顧不上54歲的年齡鴻溝。此刻,翁帆的世界裡只有漫天的花香,和手心裡的溫度。

旅行結束不久,楊振寧向翁帆求了婚。

沒有一點猶豫,翁帆答應了。

她將這個喜訊告訴了自己的父母。本以為父母會反對,她甚至準備好了一套搪塞父母的說辭。

可當父母了解了楊振寧後,沒有多說什麼,默許了這段在別人看來十分「異類」的婚姻。

「我理解女兒的選擇,這是光榮的!」

2004年12月,帶著父母的祝福,他們兩個人攜手走進了民政局的大門。

為了保護翁帆,他非常低調的舉辦了婚禮。

但他明顯低估了自己的影響力,終究是沒能保護好自己的女孩兒。

四、

誰都沒有想到,這段婚姻竟帶來這麼大的非議。

「翁帆就是看上了楊振寧的名和錢,可憐老頭兒一把年紀還被人騙!」

「楊振寧活這麼久,翁帆要被氣死了吧!」

「二人還能有性福生活嗎?他就不怕被帶綠帽嗎?」

有人說她圖對方有錢,有人說他圖對方年輕,也有人說她不過是前妻的替身。

自從這對「爺孫戀」被公之于眾,網友們什麼難聽的話都說盡了。

短短幾個月,他們見到的髒話加比這輩子見過的還多。

但夫妻二人並不理會這些傳言,安心的過著自己的小日子。

翁帆喜歡晚睡晚起,楊振寧上了年紀喜歡早睡早起。

為了陪翁帆說話,楊振寧打亂自己的作息很晚才睡。

早上,翁帆還在睡覺,楊振寧怕自己翻書的聲音會吵醒她,就一個人躡手躡腳的到衛生間看。

翁帆擔心這樣的生活會讓他的身體吃不消,之後主動的陪他早睡早起,一起享用早餐。

這一改,就是18年。

有保姆的時候,都是保姆為二人做飯。

沒有保姆,翁帆就每天自己做早餐。

兩個雞蛋一杯牛奶,兩個人簡簡單單的吃過早餐後,各自開啟自己的工作。

一直到下午,他們才有了獨處時光。

翁帆喜歡追劇,楊振寧就陪她一起追。

楊振寧喜歡看書,翁帆就捧著同樣一本書在他旁邊看,倆人一邊看一邊討論,說說笑笑一下午就過去了。

翁帆為了讓自己和楊振寧更般配,凈撿些深色衣服穿。

楊振寧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年輕,一把年紀喜歡上了黃色、粉色、花色的衣服。

有時,翁帆會彈彈鋼琴,給這個理科男陶冶一下情趣。

有時,楊振寧會講一些自己年輕時的故事,給這個小姑娘增加一些閱歷。

「翁帆增加了我人生的厚度,透過她,我第一次感覺到未來幾十年的世界和我息息相關,儘管我活不到那時候。」

「這些年,他給我營造了一個很純凈的世界,我一直覺得自己在象牙塔中的象牙塔,這種狀態讓我安心。」

年齡的差距並沒有成為二人的阻礙,反而成了二人感情的催化劑。

但媒體好像不想放過這對戀人。

2006年,關于翁帆懷孕,楊振寧老來得子的新聞愈演愈烈,網友的罵聲也越來越激烈。

更有瘋狂的人直接把電話打到了翁帆的手機上,嚴重擾亂了她的日常生活。

無奈之下,楊振寧親自出來澄清傳言,並放話:「我想我們不適合要孩子,我不想我不在了翁帆帶著孩子艱難的生活。」

除此之外,楊振寧還多次表示,自己死後支持翁帆改嫁。

二人一再強調自己非常幸福,就連楊振寧的兒子都出來表示「翁帆是個好女孩」,可大眾就是不肯相信。

一直到楊振寧提前寫好的遺囑曝光,媒體們才堪堪停嘴。

自從回國後,楊振寧將全部身家都用來投資祖國的科學事業,自己身上根本不剩多少。

在遺囑裡,他將全部的現金資產分給了前妻的三個孩子,將清華大學為他修建別墅贈予了翁帆,只有居住權,產權還是在大學手裡。

如果翁帆奔著錢去,那當初在高爾夫俱樂部大可以找一個上層名流結婚。

如果楊振寧奔著年輕貌美去,憑他的地位在外國找十個八個都不會有人罵。

二人的婚姻從來不乏一些別有用心的揣測,可事實證明,「相愛」才是他們攜手走過幾十年風雨的地基。

當所有最惡意的解讀沒有得到證實,那個最簡單、最純粹的原因也不應該被淹沒。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
用戶評論